<address id="bvnhz"></address>

    <form id="bvnhz"></form>

    <noframes id="bvnhz"><form id="bvnhz"><th id="bvnhz"></th></form>
    <noframes id="bvnhz"><address id="bvnhz"></address>

    <form id="bvnhz"><th id="bvnhz"><th id="bvnhz"></th></th></form>

    <noframes id="bvnhz">

      中国共产党是如何凝聚奋进力量的?“转折之城”惊心时刻

      这里是广告

      中国小康网 独家专稿

      红色古城 遵义这个城市因遵义会议而闻名于世,每个走进遵义会议会址的人,都会被红军不畏艰难、英勇顽强的革命英雄主义和乐观主义精神所感染。

      “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金沙水拍云崖暖,大渡桥横铁索寒。更喜岷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

      长征路上的艰难险阻、曙光在前和胜利在望的豪情与喜悦,在毛泽东这首《七律·长征》里体现得淋漓尽致。如今,无数慕名前来的游人在遵义会议会址参观敬仰时,看到墙上这首诗,仍能被红军不畏艰难、英勇顽强的革命英雄主义和乐观主义精神所感染。

      湘江里流的不是水,是英雄血

      遵义是贵州第二大城市。1935年,红军长征在此转战3个月,彪炳史册的遵义会议在这里召开,四渡赤水出奇兵的传奇在这里流传,毛泽东也在这里挥毫写就了“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的传世名作。

      遵义市老城子尹路96号,一幢砖木结构、中西合璧的两层楼房临街而立。1935年1月召开的遵义会议,事实上确立了毛泽东在党中央和红军的领导地位,在最危急关头挽救了党、挽救了红军、挽救了中国革命,成为“党的历史上一个生死攸关的转折点”。

      “遵义会议永放光芒!”劳力夫妇今年4月来到贵州遵义,终于见到了这座红色古城。“遵义这个城市因遵义会议而闻名于世,每个来遵义旅游的人都是奔遵义会议会址来的。”复原的办公场地、模拟的作战场景、红军使用过的电台、留下的影像等,都给他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如今人们乘着飞机、坐着高铁等便捷的交通工具来到国家历史文化名城,拥有世界文化遗产海龙屯和世界自然遗产赤水丹霞的遵义休闲旅游。然而80多年前,这里是另一番景象。那个年代,中国处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黑暗境地,社会危机四伏,日寇野蛮侵略,国民党反动派置民族危亡于不顾,向革命根据地连续发动大规模“围剿”,中国共产党和红军到了危急关头,中国革命到了危急关头,中华民族到了危急关头。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要找到适合的道路,突破重围!

      再厉害的武器,再厉害的阵法,再厉害的兵将,都抵不过老百姓(603883,股吧)的心之所向。当兵、打仗,靠的是百姓的供养。20世纪30年代,中国共产党转而在农村地区建立革命根据地,开展土地革命,如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之势迅速发展,这让国民党统治集团感到震惊,蒋介石集中兵力向各根据地和红军发动了多次大规模“围剿”。在前几次的反“围剿”中,红军取得了胜利。然而后来在教条主义错误支配下,毛泽东的正确主张受到指责,他在红军中的领导职务被错误撤销。共产国际派来的军事顾问李德,不了解中国实际情况,搬用正规的阵地战经验,同装备优良的敌人打阵地战、堡垒战,使红军日益陷于被动。

      1934年9月上旬,国民党军队加紧对中央革命根据地腹地发动进攻,红军已无在原地扭转战局的可能。10月,中共中央、中革军委率中央红军主力8.6万多人,踏上战略转移的漫漫征程,开始了世界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壮举。然而,之前推行“左”倾错误的中央领导人,在实行这次突围和战略转移的时候,又犯了退却中的逃跑主义错误,红军在湘江付出了极大牺牲,此时人数锐减到3万多人。湘江里流的不是水,是英雄血!

      湘江战役后,党内对中央红军的前进方向,一直进行着激烈的争论。12月,中央政治局在贵州黎平举行会议,根据毛泽东的建议,改向贵州北部进军。1935年1月7日,红军攻克黔北重镇遵义。一个决定党和红军命运的转折点正在到来。

      关键转折

      1935年1月,党中央在遵义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集中解决当时具有决定意义的军事和组织问题,会议增选毛泽东为中央政治局常委,委托张闻天起草《中央关于反对敌人五次“围剿”的总结的决议》,取消长征前成立的“三人团”等。

      当时参加遵义会议的人员,除了有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外,还有红军总部、各军团主要负责人及其他人员。会议主要议题就是总结第五次反“围剿”失败的经验教训以及长征以来战事失利的原因。在遵义会议陈列馆里,展示了一份遵义会议后,由陈云撰写的《遵义政治局扩大会议》,这是记录遵义会议情况的珍贵历史文献。遵义会议纪念馆副馆长王志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经介绍说,“遵义会议是在和共产国际失去联系的情况下,独立自主作出的一系列重大的决策,那是我们党第一次独立自主地来走我们的道路。遵义会议最关键的有两点,第一点是选对了人,把毛泽东请出来指挥红军和领导中国革命;第二点是走对了路,把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与中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走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道路。”

      会后不久,在向云南扎西地区进军途中,中央政治局常委决定由张闻天代替博古负总的责任,毛泽东为周恩来在军事指挥上的帮助者。3月,在苟坝召开的会议上,成立由毛泽东、周恩来、王稼祥组成的三人小组,负责全军的军事行动。

      在回忆与反思遵义会议时,周恩来指出,“遵义是一个很有意义的地方,遵义会议纠正了第三次‘左’倾路线,在这个万分困难的危机时刻,毛主席扭转了航向,使革命开始走向胜利,对我们党的发展起了决定性作用。”邓小平则指出:“在历史上,遵义会议以前,我们党没有形成过一个成熟的党中央……我们党的领导集体,是从遵义会议开始逐步形成的。”

      遵义会议是在红军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和长征初期严重受挫的历史关头召开的,事实上确立了毛泽东在党中央和红军的领导地位,开始确立了以毛泽东为主要代表的马克思主义正确路线在党中央的领导地位,开始形成以毛泽东为核心的第一代中央领导集体,开启了党独立自主解决中国革命实际问题的新阶段。“我们认识中国,花了几十年时间。中国人不懂中国情况,这怎么行?真正懂得独立自主是从遵义会议开始的。”毛泽东说。

      遵义会议后,中央红军在毛泽东等指挥下,根据实际情况的变化,灵活变换作战方向,迂回穿插于敌人重兵之间,从1935年1月末到3月下旬,红军四渡赤水。3月下旬,南渡乌江,佯攻贵阳。正在贵阳督战的蒋介石急调滇军前来增援。滇军一被调出,红军立刻大踏步奔袭云南,兵锋直逼昆明。云南当局急调兵力固守昆明,削弱了金沙江防务。红军又突然掉头向北,于5月上旬渡过金沙江。至此,中央红军摆脱几十万国民党军队的围追堵截,粉碎了蒋介石围歼红军于川黔滇边境的计划,取得了战略转移中具有决定意义的胜利。经过艰苦卓绝的万里行军,纵横十几省,跨越涛涛急流,征服皑皑雪山,穿越茫茫草地,突破层层封锁,粉碎上百万敌军的围追堵截,胜利前行至陕甘宁地区,实现红军主力大会师,以陕甘宁根据地为大本营和出发点,开启了中国革命的新阶段。

      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这栋灰白相间、中西合璧的砖木结构二层小楼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游人如织。“每一次参观完红色景点会让我觉得更爱我的祖国,每一次苦难都是为了日后更好地腾飞。”劳力说。

      这里是广告,联系

      ?
      500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