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bvnhz"></address>

    <form id="bvnhz"></form>

    <noframes id="bvnhz"><form id="bvnhz"><th id="bvnhz"></th></form>
    <noframes id="bvnhz"><address id="bvnhz"></address>

    <form id="bvnhz"><th id="bvnhz"><th id="bvnhz"></th></th></form>

    <noframes id="bvnhz">

      “基金教父”被終身禁入一點不冤,其他人該不該處理也很重要

      這里是廣告
        “基金教父”被終身禁入一點不冤,其他人該不該處理也很重要

        據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6月11日公布的兩則行政判決書,證監會在2019年對江作良作出處罰決定后,江作良因不認可證監會的處罰決定,兩次向法院提起訴訟,不過在一審和二審之后,其訴求均被駁回。
          江作良是誰?很多人可能不太清楚。但是,業內人士對其可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他在易方達基金管理的易方達平穩增長的近5年時間里,任職總回報262.55%、年化回報30.13%,業績相當驚人。更重要的,他還成為首位進入證監會發審委的基金業人士,一度被稱為中國“基金教父”。

        要知道,能夠用“教父”二字來形容的人,可不是一般的人。自然,其在基金界的影響力也就可想而知了。反過來,能夠被稱作“基金教父”,基金公司所給予的報酬也一定是非??捎^的,是令人羨慕的。問題是,對相當一部分人來說,錢是永遠不嫌多的,只會嫌少。江作良也是如此,基金公司給的報酬,顯然是無法令他滿意的,他必須自己搞投資。于是,魚躍醫療就成為了他的追逐目標。

        2006年12月25日,一個有江作良配偶李某之姐劉某入股、并擔任監事的機構——深圳世方聯創業投資有限公司在深圳成立,股東為彭某嫦、劉某、朱某年、胡某娟,持股比例分別為30%、30%、30%、10%。

        2007年3月21日,魚躍醫療股東會通過股權轉讓議案,同意公司實際控制人吳某明將其個人所持的魚躍醫療3.89%的股權以600萬元的價格轉讓給深圳世方聯公司。深圳世方聯公司受讓股權的價格為每股2元。
          一起可能存在太多想象空間的交易成功了,吳某明轉讓給深圳四方聯公司的魚躍醫療股權價格,與魚躍醫療內部重要員工的入股價格一樣,顯然是不合理的。吳某明也是不可能如此“大方”地把個人利益轉讓給一家毫無關系的機構,更何況,這是一家才剛剛成立三個月的機構呢?如果真的是想引進戰略投資者,也不該選一家野雞機構,而應該是有影響力的、能夠幫助到企業的機構。

        唯一可追溯的原因,就是機構股東之一的劉某,是江作良配偶李某的姐姐。而此時的江作良,正兼任著發審委委員,為了盡快上市,吳某明便采用了用股權換關系的方式,明知2元價格太低,但為了得到江作良的幫忙,也就只能“忍痛割愛”了。想一想,3.89%的股權,如果一直放在手中,該值多少錢,吳某明不會不知道。毫無疑問,這不是一筆正常交易,而是內幕交易、骯臟交易。受到處罰的,顯然也不只有江作良,還應當包括魚躍醫療的實際控制人吳某明以及深圳四方聯公司的相關股東。特別是吳某明,以這樣的方式獲取上市資格,也可以認為是弄虛作假,應當受到嚴厲懲罰。一定程度上,也是一種變相行賄。江作良在獲得這些利益后,有沒有向其他發審委委員及相關人員行賄、說情、相互照應對方的關系戶等,都是值得關注的問題。

        江作良為了逃避處罰,提出了多種辯護意見,兼任會發審委委員不屬于證監會的工作人員、發審委兼職委員不屬于法律禁止股票交易人員等,顯然都是站不住腳的理由。有的話,還可能有此地無銀的感覺。兼任發審委委員,確實不是證監會工作人員,但行使了證監會工作人員的職責。如果不是發審委兼職委員,其與魚躍醫療之間也不會存在關系,吳某明更不可能以超低價將股權轉讓給一家不相關的機構。對此,江作良真的把人都看成了傻子。就是傻子,也知道個中的關聯。

        兩審法院都對江作良的申訴進行了駁回,決不是在維護證監會利益,而是在維護法律的尊嚴、市場的尊嚴,是對投資者負責。如果證券市場都像江作良、吳某明這樣,為了自身利益,不顧法律尊嚴、不顧市場公平、不顧投資者利益,大搞內幕交易,破壞市場公平、擾亂市場秩序,那證券市場還怎么為企業和投資者提供服務。
          所以,證監會對江作良的處罰,是完全正確的,也是有利于證券市場發展的。像江作良這樣的人,就得禁止其進入股市,避免對他人帶來傷害。唯一的缺憾,就是沒有對其他相關責任人以處罰。不對其他相關責任人處罰,就等于變相承認江作良與魚躍醫療無關系。無關系又怎么要處罰呢?所以,還必須對其他人員、特別是股權超低價轉讓行為予以嚴厲處罰。在這起事件上,江作良一個巴掌是拍不響的。

        ?

        譚浩俊
      這里是廣告,聯系

      ?
      500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