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bvnhz"></address>

    <form id="bvnhz"></form>

    <noframes id="bvnhz"><form id="bvnhz"><th id="bvnhz"></th></form>
    <noframes id="bvnhz"><address id="bvnhz"></address>

    <form id="bvnhz"><th id="bvnhz"><th id="bvnhz"></th></th></form>

    <noframes id="bvnhz">

      與全互聯網“為敵”也在所不惜:蘋果的隱私之戰

      這里是廣告

      蒂姆·庫克(Tim Cook),總是給人以柔聲細語、甚至還有一點點無趣的印象。他的Twitter內容也一向是些關于蘋果公司的陳詞濫調。但是一旦涉及用戶隱私——“本世紀最重要的議題之一”時,以溫和出名的庫克立刻進入戰斗狀態。

      今年1月,這位蘋果的首席執行官怒斥“數據仲介商、假新聞供應者……分裂的跟蹤者和商販……只想著賺快錢的唯利是圖者”。庫克說,如果“我們生活中的一切都可以被聚合、被出售,那么我們失去的不僅僅是數據,我們也將失去身而為人的自由”。

      這些只是充滿火藥味的言語,而就在上周蘋果開發者大會(WWDC 2021)上,蘋果正式推出了為這些挑釁言詞撐腰的政策。在蘋果操作系統的最新更新中,這家市值2.2萬億美元的科技巨頭決心整治應用開發者向蘋果10億用戶收集數據以創建個性化廣告的方式。

      目前,全球的iPhone用戶如今都將看到應用內彈出的提示,詢問他們是否同意被“跟蹤”。用戶點擊“要求應用不跟蹤”之后,應用開發者就無法看到他們的IDFA。IDFA也叫做廣告主標識符,是與每一部iPhone相關聯的一連串數字;用戶在訪問不同應用時,IDFA會生成用戶畫像。

      新功能實際上并沒有賦予消費者之前不曾擁有的新權力;而是將原先隱藏在手機設置深處的一個不起眼的功能,擺到了臺面中央。但是這個來自于行為心理學的小伎倆——選擇允許跟蹤而非選擇退出——或許會對互聯網隱私的未來和全球多數科技公司,產生深遠的影響。

      當庫克在2020年6月份第一次釋放出這一新措施的信號時,人們當即認為這會對年產值近4000億美元的數字廣告行業造成巨大沖擊。4000億美元,超過了蘋果的年收入。而這個行業的主宰,卻是Facebook和谷歌。當時,還有人把庫克的信號稱為“IDFA末日啟示”。

      美國廣告技術公司Kochava的首席執行官查爾斯·曼寧把蘋果的政策調整比作往“湖里扔炸彈,看看能炸出多少魚”。

      美國約會應用Bumble曾預期,大約只有0-20%的平臺用戶會選擇分享他們的IDFA。當Bumble這么說的時候,它其實說出了大部分應用的心聲。Bumble提醒投資者,“廣告主在用戶層面上精準投放廣告并評估廣告活動的能力將大大地受到限制”。

      蘋果在隱私方面的種種行為,在許多人看來,像是一場與Facebook的戰斗。Facebook,無疑是以廣告獲利的那一類“免費”應用的典型代表??梢哉f,更準確的描述應當是蘋果與眾人的戰斗——因為每一家涉及廣告的公司都將不得不學習新的規則。

      反對的呼聲已經此起彼伏。德國最大的媒體、科技公司以及廣告公司已經對蘋果提起訴訟,指控后者濫用權力。一個月之前,一個由2000家法國創業公司組成的游說團體也提起訴訟,指控蘋果是“隱私偽君子”。

      Snapchat母公司Snap正在探索基于設備和網絡信息悄然識別用戶的方法。同樣地,諸如Adjust和AppsFlyer等廣告技術公司已經開始向客戶兜售他們的應對之策,聲稱他們采用的“概率匹配”技術,在識別拒絕被跟蹤的用戶時,準確率可以達到90%以上。

      隱私讓蘋果被其他公司孤立,但讓其獲得了消費者支持

      蘋果似乎對如此強烈的反對聲音感到猝不及防。該公司不得不多次向開發人員澄清其常見問題與解答;向試圖使用IDFA的替代標識符CAID的公司發出立即停止信函;并駁回了多個運行繞開IDFA系統的應用。本月初,庫克在播客中表示,自己對于“如此程度的抵制……感到十分震驚”。

      如果說蘋果在自己的全面政策調整中變得相對孤立,那至少它還有一個主要的支持者:消費者。

      蘋果推測,數百萬iPhone用戶壓根不知道自己一直在被其他人密切關注著。即便是專家也不能說完全了解這些數據的使用方式和用在哪里。

      蘋果對庫克口中的“數字工業綜合體”的最佳演示是一份題為“數據生活中的一天:父女游園日”的蘋果演講。

      這是一個關于“約翰”和“艾瑪”如何在游樂場度過愉快一天、卻完全沒有意識到他們的一舉一動全在監控之下的寓言故事。約翰手機上的天氣、新聞和地圖應用中的位置跟蹤器,在他驅車前往游樂場的路上記錄下他的位置。父女兩人自拍一張帶有數字兔耳朵的可愛照片時,照片濾鏡應用訪問了約翰拍攝的所有照片的元數據。

      接著,約翰去買了冰淇淋又走進一家玩具店,他的信用卡購買記錄悄悄匹配他的位置數據和對甜食的喜好,為約翰的數字畫像增加了新的細節。再然后,艾瑪在父親的平板上玩游戲時,一個來自瞬時競價的踏板車廣告出現在屏幕上,競價則基于約翰的近期網頁行為畫像。

      因此對于消費者來說,禁止未經同意的跟蹤是值得稱贊的??萍挤治鰩熢?middot;愛德華茲說:“任何靠著薄弱的隱私標準而致富的企業要么進化,要么消亡,市場也不會懷念他們制造的那些隨機闖入移動游戲和應用中的剝削產品。”

      針對蘋果的隱私新政策,批評者的回應是,蘋果正在針對“跟蹤”一事部署引人驚慌的言論,并且蘋果也沒能夠告知用戶為什么他們可能需要相關廣告。幫助企業了解數據的Ground Labs的聯合創始人斯蒂芬·卡維說:“人們不知道的是,另一種選擇將是你會看到一堆關于某個品牌的廣告,而你可能根本不關心這個你從來都不需要的產品。”

      也有人爭辯說,跟蹤并不像蘋果所說的那樣具有侵入性,因為廣告主需要的是人物角色而非特定的個人。Blis的產品總監艾米·??怂拐f:“可以這么說,廣告行業從來沒有真正在意過個人;他們大肆購買媒體,而個人只是一個統計數據——他們感興趣的也僅僅是這個統計數據。”

      但蘋果不這么認為。蘋果反駁說,盡管諸如位置信息等數據“往往宣稱是匿名的”,但整個行業都存在著“暗中的第三方數據仲介商”,他們可以將這些數據與其他信息進行匹配,進而識別出這個人的身份。

      例如,1月6日,美國前總統唐納德·特朗普在國家廣場發表完講話后,其支持者沖進美國國會大廈。這些數據中介商可以將數據拼湊到一起,找出沖進國會大廈的這些人。根據通過一份在谷歌上找到的FBI搜查令中顯示的記錄,手機被追蹤至幾百英里外的特定房屋。

      蘋果在營銷材料中沒有提及的是,在這種以隱私為核心的新范式中,蘋果的自身利益有多深遠。

      目前,這家iPhone制造商表示:“84%的應用是免費的,開發者無需向蘋果支付任何費用。”但是,如果蘋果的隱私調整導致第三方數據越來越難以訪問,開發者可能需要改變策略,向消費者收入應用內購買和訂閱等費用——針對這個模式,蘋果通常會收取15%到30%的傭金。

      美國律師事務所Hausfeld的合伙人萊斯利·漢納說:“我不認為蘋果這樣做是為了他人利益著想,絕對不會。當然,他們這樣做可以得到隱私活動人士給出的迷人的公關表述,但這最終不足以解釋蘋果行為背后的邏輯。”

      這里是廣告,聯系

      ?
      500彩票